💙♥️盾铁💙♥️
💛💚锤基💛💚
不拆不逆

Cinderella-Mirkwood

【盾铁】Tony Stark是个唯物主义者(一发完

当然要夸你!当你开始更新幸存者的时候,我都惊呆了,一个不敢看任何恐怖片惊悚片的阿浓,竟然要开始写末世丧尸文了!而且写的还超级棒!我的宝贝浓的故事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即使是面临人类生存危机的末世文,都会有可爱的互动,有时候甚至忘了自己在看的是盾铁文,而是在看复联这个大家庭怎样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在这个充满了未知和丧尸的世界。(我真的觉得我在追剧)
阿浓的文字画面感极强,无论是人物之间可爱的互动还是紧张的营救和逃生或者温馨的日常,都能让我在脑子里浮现出各种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印象最深刻的是Tony他们去银行金库和制药公司仓库偷蛛丝溶液的时候,我心跳好快,当他们成功之时又大松了一口气转而笑出来,仿佛就像在看电影或者是连续剧。
现在满心期盼着Tony他们能快点救出Steve他们几个人(大盾他们被困仿佛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
总之就是要吹爆我的宝贝浓!吹上天!赞美你!爱你!咔咔咔咔!一万个亲亲送给你!亲肿(不

阿浓:


  • 群魔乱舞的本子混更。


  • 我非常想要你们夸幸存者给我听,我想要动力!!比如长评!!【此处加粗


  • 好像总是以Tony的视角来写文,翻翻文件夹,95%以上都是!太偏心了,以后我要多用大盾视角来写文。


  • 我非常想要你们夸幸存者给我听,我想要动力!!比如长评!!【此处加粗







正文:






Tony握着咖啡杯,非常严肃地对Clint说:“——Barton先生,我很严肃,真的,我非常、非常严肃,我发誓我们家里——”


“哦Tony,得了吧你。”Clint憋着笑动了动,又四顾一圈,看是否有姑娘在注意他们。“你可别想用这一招来对付我,我不吃这一套。”


他竖起一根食指,在Tony面前摇来摇去,脸上还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真的不好用,你趁早放弃,我不会上当的。”


Tony抓着桌子角,朝Clint那边探过身子,同时压低了声音:“Clint……你得信我,我不知道还能和谁商量,如果他妈的不是队长做任务去了不在家——”


“但是你可以去找Natasha他们商量呀?”Clint假装热心地建议说,“你约我来这个咖啡店,只为了跟我说家里闹鬼了?我不会信的,Tony,打死我都不信。”


Tony瞪大了眼睛,谴责地看着他:“Hey,我以为我们是好哥们儿来着?”


Clint端起咖啡杯,斯斯文文地喝了一口。“是的,没错,好哥们。但是我才不会相信你那些话呢——什么叫扳手突然飞到半空?什么叫手机自己亮了起来开始打字?”


Tony着急地说:“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就从昨晚开始Clint,就从昨晚开始!我问了Friday时间,半夜12点10分,我正在工作室里看设计图——”


“然后你的扳手就突然飞了起来,奔着你的脸就来了?”Clint斜了他一眼。“Tony,我可不是笨蛋,要知道那个时候可已经半夜了,经过我严密谨慎的分析,很可能是你在工作室里睡迷糊了。”


“……你傻吗?我从来不会两点之前睡觉!”Tony尖叫起来,“我很确定这不是睡迷糊了,因为在扳手之后,我的手机——”


“也跟着亮了起来,并且开始打字。”Clint干巴巴地接话说。“你在一个小时之内跟我说了五次,我已经背下来了。”


“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的!”Tony绝望地看着他。


Clint喝了一口咖啡,不紧不慢地说:“是哦。那你打电话给队长了吗?你怎么不跟他说家里闹鬼了呢?这事他得管,让队长放弃他的任务,赶紧回来抓鬼。”


Tony觉得自己跟Clint说这件事真是失算,显然伟大的鹰眼侠根本不相信自己。


他烦躁地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生气地说:“我给他打过电话了,不通。Sam没接电话,联系不到。”


Clint扬起眉:“这……这不应该啊?没听说他们出问题了,怎么会联系不到?”


Tony耸耸肩,噘着嘴巴说:“我哪知道。反正我可是因为信任你才说的,你不信我很不高兴。”


Clint转了转眼睛,拿出难得的耐心说:“Tony,不是我不信你,但问题是家里闹鬼,这事明摆着不可能。你也是个科学家,这种唯心主义的东西不应该信啊?”


Tony使劲甩了一下脑袋:“——我他妈也不想信,但是那个扳手——”


Clint翻了个白眼,顺着他说:“好的好的,我信。等一下我要出门买东西,你先回家,等我买好了之后,就来解决一下闹鬼问题。”


Tony一想到昨晚大半夜自己的手机开始自己打字,就觉得心虚,于是没什么底气地跟Clint说:“你去买什么啊?我跟你一起去呗?我开车了,很方便的。”


Clint上下打量了他几下,然后眯起眼睛:“……你不会是害怕回家吧?”


Tony一下子脾气就上来了。这话要是Steve问的,Tony感觉自己能承认(反正他是真的有点害怕),因为队长问这个问题绝对没有嘲笑的意思,他肯定是关心。而Clint绝对是要开始嘲笑了,他一个未来科学家怎么可以被嘲笑?死了这条心吧!


“当然不是。”Tony立即回答说,“我只是怕你一个人拿不动很多东西。不要我陪就算了,正好我回家工作。”


Clint露出一个假笑:“那你回家工作嘛,我大概四点回去,今天晚饭叫外卖吗?”


Tony点点头:“他们都去出任务了,叫外卖吧。”


 


Tony一个人回到了家,感觉有点害怕。他小心翼翼地去了自己房间那一层,开电梯门的那一瞬间,Tony感觉家里太安静了有点吓人,就让Friday开始放歌,让房子里热闹一点。然后他迅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转身就把门仔仔细细地锁上了。


Tony觉得心跳得可快,看哪里都很可疑。昨天半夜突然飞过来的扳手和自动打字的手机真的太可怕了,他现在还记得当时自己头皮炸开的感觉。


Tony倚着门冷静了一会,就问Friday:“好姑娘,上午家里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Friday回答:“没有,boss。”


Tony松了一口气,感觉稍微轻松了一些。他坐在了床上,又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认确实没有动静了,才谨慎地拿起pad,开始看没完成的设计图。


他还是觉得不放心,平均看一分钟就要抬头瞅瞅四周,生怕又有什么异常。讨厌的Clint为什么不让自己陪他买东西呢?昨晚他的手机真的突然——


现在他的手机真的突然悬在了半空中,屏幕诡异地对着Tony的脸。


Tony的头皮再一次炸开了。他猛地往床里面缩了一下,屏住呼吸看着自己的手机悬空一动不动。他的心跳肯定已经达到了200下每分钟,Tony几乎都能听见自己那强有力的心跳声。


怦怦,怦怦。


怎么办?怎么办?Tony疯狂地在大脑中想方法。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家里闹鬼了,他妈的,家里闹鬼了!


Tony觉得自己的腿都软了,手也冰凉。他拼命抓着床单,小声嘶喊说:“Friday?他妈的Friday?!你看见了吗??”


Friday冷静地说:“正在分析手机为何会再次出现这种情况,boss。同时检测到您心率过快,需要启动应对措施吗?”


Tony感觉自己要喘不上气儿了。“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分析,分析个头啊!不要分析了,快报警,快快快!”


他刚说完报警,自己的手机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屏幕亮了起来,显示出输入密码的画面。


Tony赶紧闭上眼睛,尖叫说:“这他妈的什么!你给我滚!你走!我他妈做错什么了,你快点滚!”


他把枕头被子和床单什么的一股脑都朝手机扔了过去,然后踉踉跄跄逃下了床,软着腿扑到门边,要往外冲。


“Friday,快,开门!操他的,快开门!”他要哭出来了,因为那玩意——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Tony看不见——直接顶着床单飘了过来。Tony感觉自己的眼泪泛了出来,连带着鼻涕一起往外涌。一个直立的床单,正在往这边飘,他需要MK,现在就要,他要把床单和手机轰得渣渣都不剩——


床单飘到了Tony面前,停住了。Tony闭上眼睛,手紧紧抓着把手:“唔……别缠着我!”


他害怕地等了一会,突然觉得有人在摸自己的脸。Tony微微睁开了眼睛,发现原来是那个鬼在用床单一角给自己擦眼泪。


这挺诡异的,床单下面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是却翘起一个角,温柔地在自己脸上擦来擦去。


Tony害怕得已经走不动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又有鼻涕流了出来,于是赶紧吸回去。那个鬼又抬起另一角给他擦鼻子,Tony躲了一下,躲过去了。


他努力压住自己强烈的恐惧感,壮着胆子问:“你是谁啊?为什么一直跟着我?我伤害过你吗?”


床单安静了一会,然后Tony的手机突然又从下面伸了出来。他退了一步,又害怕又生气地说:“你——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滚开好吗,滚开!”


手机再次亮了起来,Tony本来不想看的,但是却又没法移开目光(他怕自己一躲闪,就会被掐死),只好眼睁睁看着这个鬼输入了密码。出人意料的是,这个鬼解开手机,也没做别的,直接就打开了备忘录。


Tony想起昨晚这个鬼也是这么做的,拿起手机,解锁,打开备忘录开始打字。但是他当时实在太害怕了,根本没继续看,就大呼小叫地逃回自己的房间了。


所以,这个鬼是想跟自己说话吗?Tony努力缩小自己的身体,想让自己不那么显眼。他抓着门,又吸了吸鼻子。“你——你要跟我说话吗?”


Tony看见屏幕上飞快出现了一个词:Tony。


Tony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中的恐惧感稍微减少了一点。“……你认识我?”


他认识的人里面,已故的人不多。但是这个鬼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能解锁手机(Tony不确定是所有的鬼都有这个能力,还是说这个鬼确实知道自己的密码),那就说明应该是自己的熟人。熟人=不会伤害自己,他觉得稍微冷静了一些。


Tony的脑袋在一秒之内过滤了很多人,然后他再次看了看手机,试探着说:“……爸爸?”


他看见手机上显示的[Tony],不知道为什么,就会想起Howard。他慢慢伸出了手,想摸一摸这个鬼,但是却只穿过了空气。


“爸爸,是你吗?”Tony微微提高了声音。


那个鬼又开始打字了。[不是。我是  。我打不出自己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我是   。]


Tony瞪着那一连串的空格,眼睛睁得大大的。所以这个鬼无法说明自己的名字,但是自己却对这种说话无比的熟悉。只要再多说几句……他肯定认识这个人,肯定认识!


Tony咬住了下唇刚要说话,却突然看见眼前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封信息。是Natasha。


[Tony,Cap出事了,速来。]


他猛然觉得一阵晕眩,就好像被谁打了一拳似的。Steve出事了?怎么回事?前天他还活蹦乱跳的,怎么今天就出事了?


Tony刚刚的恐惧感突然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焦急和担心。他一时间感觉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似乎有一个人掐住了他的脖子,力气不大,却让人呼吸困难。但是还没等Tony喘过这个口气,手机屏幕再一次亮了起来,是Clint的电话。


Tony又急又慌,顾不得自己的手机正被一个鬼抓着,抢过来就按下了接听键。“Clint!我刚刚收到——”


“你快点过来。”Clint有些着急地说,“我在局里,你快点过来,Cap他出事了——”


Tony在那一瞬间突然又冷静了下来。他不能慌,如果Steve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么自己就更应该镇定,而不是自乱阵脚。他嗯了一声,挂掉电话,不再理会那张悬在半空的床单,直接开门要出去。


“闪开,别碍事。”他说。


床单动了一下,又跑到Tony面前,挡住了他。Tony提高了声音:“让开!”


但是那个鬼不为所动,而是夺过他的手机,开始打字:[Tony,是我。是我,Setve。]


手机停顿了一会,然后又出现一行字:[我真聪明,换个顺序就可以了。Setve,猜到我是谁了吗?哈哈哈。]


Tony愣住了。他看着面前的床单,突然心跳又开始加速:“……Steve?”


手机沉默了几秒,然后出现了一行字:[是的,是我。Setve。看,我虽然打不出自己的名字,但是换个顺序就好了,哈!]


Tony一下子倚在了墙边,觉得没劲儿了。他缓了一会,然后恼怒地朝空气踢了一脚:“操……你吓死我了!还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啊!”


Steve披着床单晃了晃,虽然Tony看不到他,但是他肯定队长现在正在傻乎乎地笑。他站直了,问道:“你——你怎么了?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Tony一开始想问你死了吗,但是他说不出口。他拒绝把那个词用在Steve身上,Steve永远都不会死,至少他要活到两百岁,绝对会比Tony活得要长久很多——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机自己开始打字,“但是我不疼,醒过来就这样了。别担心,Tony,总会有办法的。”


Tony知道自己无法不担心,但是相比起刚刚得到[Steve可能已经死了]这个消息时自己感受到的绝望,很明显[Steve变成了一个鬼]这件事简直能让Tony笑出声来。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无论发生什么,他们总会一起面对,总会解决的。Tony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了摸悬在半空的床单。他本以为自己能够摸到Steve脑袋的轮廓,但是当他的手碰到床单之后,那部分却立即浅浅地瘪了下去。


Tony眨眨眼睛,不确定地说:“……Steve?”


面前的手机动了动,屏幕上显示:“你碰不到我……你们都碰不到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会解决的,是吧?Tony?”


Tony不知道Steve是不是在担心。队长从来不会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露出来,但是他却好像在这个句子中读出了Steve的不安与焦虑。或许队长并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轻松,他只是想让Tony放心。


钢铁侠歪歪脑袋,对着空空的床单露出了一个微笑:“会没事的……我当然不可能让你有事。”


 


“我们遭到了突袭,在深夜的时候。”Sam的胸口缠了厚厚的绷带,嘴唇苍白。“非常突然,我很抱歉,但是真的太突然了——”


Tony摇摇头,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Sam,没事。报仇的事情交给我们,你好好养伤。”


Sam点点头,又摇摇头。“可是Cap——”


Tony对他飞快地笑了一下。“他会好起来的,我发誓,他会好起来的。所以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去看看队长?”


Sam迟疑地嗯了一声,隔了一会才说:“……他并没有受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昏迷。当时太混乱了,我并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


Natasha握住了Sam的手:“别担心……总会好起来的。Steve可是我们的队长,不会这么轻易就出事。现在你该睡一会儿了,好吗?Clint正在和Hill谈细节,他等一下会过来看你。”


Sam摇摇头:“我不想睡觉。”


Tony不知道现在Steve的鬼魂是不是在自己身边,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出来跟大家说说话,让他们放心(虽然变成了鬼魂其实更让人不放心)。他决定还是先去看看Steve的身体,之后再做决定。


“嗯……所以我先去看看队长,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Tony拍了拍Sam的肩膀,又捏了一下。“打起精神来,士兵。我相信队长可不喜欢你这么没精打采的,他要是看见你这样,大概会让你去跑个一万米吧。”


Sam忍不住露出了一点笑容。“是啊……我这点小伤没什么问题,休息几天就好,主要是Cap——”


“我现在去看看他,别担心了。”Tony挤挤眼睛。“去去就来,你好好养伤。”


他转身走了出去,走廊里没有人。Tony看了一下四周,然后靠在墙边,压低了声音说:“Steve?你在吗?”


没有回音。他叹口气,从兜里掏出手机,在空气中晃了晃。“我觉得自己好像个傻瓜……Steve,如果你在,就跟我说一下?”


他又等了几秒,手机自动亮了起来。[抱歉,你刚刚跟我说话了吗?我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就看见你举着手机傻乎乎地看着我。]


Tony真想把手机甩他脸上。他松开了手(手机自动停留在半空中),抱着胳膊说:“你还需要上厕所?”


“当然,”手机上面显示,“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摸不到我,也看不到我,但是我要上厕所。”


“你是去尿尿吗?”Tony挺好奇地问,“灵魂也会尿尿?”


手机没动静了,Tony猜Steve正在瞪着自己,就用平时那种家长式批判的目光。不过他才不在乎呢,反正现在自己根本看不见那个人。


“说呀,你怎么还会上厕所呢?你还需要吃东西吗?”


手机又停了一会,才一个词一个词地出现在屏幕上:“是的,我需要。只要注意别吓到别人就可以。Sam怎么样了?”


Tony不知道Steve说的这个[需要]指的是上厕所呢,还是吃东西,不过没关系,他有很多时间可以弄清楚。于是钢铁侠耸耸肩:“我现在要去你的病房看看你怎么样了。Sam没大问题,他强着呢,不会被这种小打小闹弄垮的。”他停下了话头,眼睛往手机旁边上下打量了几眼(他觉得那里应该是Steve的脸差不多)。“刚刚你为什么不和大家说话?你怎么不去吓他们?比如往Sam的脸上画小花之类的。”


手机晃了晃,继续自动打字:“我不能吓他们。在我刚变成这个样子时,有个声音跟我说,只可以让一个人知道我的存在,不然我就会消失不见。”字打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似乎Steve在犹豫。不过很快屏幕上又出现了新的句子:“我只能让你知道我的存在,Tony。我不能被别人发现,不然我可能就真的死掉了。”


这可把Tony吓了一跳——他刚刚得知Steve变成了鬼魂的时候,又难过又庆幸,但是现在几个小时过去了,Tony对这个可以随意拿自己东西,却看不见也摸不到的Steve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俗点说,就是Tony觉得这他妈——这他妈实在太好玩了。他大概已经在脑子中想出了一百种利用Steve捉弄大家的方法,每一种都能让他笑上整整三天(不,这不是利用,绝对不是)。


不过这个好玩的前提是Steve安安全全地呆在自己身边。可是如果队长真的消失不见的话,这件事立即就变得不那么有意思了。Tony有点紧张地看着眼前的空气:“你说的消失不见是什么意思?你再也不能和我说话了?也不能用手机吓我了?”


“我猜是的。”屏幕上显示。“顺便一提,请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的胸看,这太不礼貌了。”


Tony立即涨红了脸抗议:“Hey!我他妈又不知道我在看什么!”


这时一个护士从Tony的身后走过:“呃……Mr. Stark?”


刚刚还悬在半空中的手机立即啪地掉在了地上,屏幕还停在记事本那一页:[Tony,你身后来了一个]


……你为什么不早说。


Tony耸耸肩,故作轻松地对那姑娘摆了个造型:“哦甜心,怎么了?”


这位护士看起来颇为严肃,她的嘴唇薄薄的,抿起来的时候,就好像一位不愿意开玩笑的女管家。Tony缩了缩脖子,继续刚刚那种调笑的口吻:“哦,你看上去可有点不开心啊。”


“大概是因为您太开心了,Mr. Stark。”这位护士显然根本不在乎Tony的身价,她只是对他刚刚对着空气大喊大叫而感到不满。“希望您注意一下这里是医院。另外您不想把手机捡起来吗?还是您在等我帮您捡?”


哦天呐,她说话可真犀利。Tony咧了咧嘴,赶紧弯下腰把手机捡了起来。“我可不愿意劳烦一位美丽的女士帮我捡手机,更别提是您这样工作辛苦的女士了。”他颇为绅士地对这位护士点点头。“话说……我想找Steve Rogers的病房,你知道的,他是我的朋友——”


“Mr. Barton正在守着他。”护士小姐的眉头紧紧皱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他的情况很奇怪。我希望队长没事。”


所以看看吧,神盾的医院里最不缺的就是Steve的崇拜者,Tony毫不怀疑这位令人尊敬的女士绝对也喜欢他们的好队长(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她刚刚对Tony不是那么的亲近,这让他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他露出一个笑容,安慰说:“他会没事的,这是你第一次见到Steve,对吗?”


护士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是的,你知道的,他是个传说,我们没什么机会可以见到他。”


Tony撇了撇嘴。“那这个第一印象可算是糟透了,你心中的光伟正人物突然脆弱又毫无生气地躺在了病床上,这个反差可真不小。”


护士小姐干巴巴地说:“谢谢您贴切的形容。不过我很确信队长会没事的,他可能只是睡着了。”


Tony知道那种感觉——当自己在乎的人突然变成了这样,那么无论如何都会安慰自己说,啊,他只是睡着了。这样子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是却无疑会带来希望。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如果是睡着,就总有醒来的那一天。


护士姑娘见他似乎走神了,就补充了一句:“Mr. Stark,您要去看看队长吗?他在1503房间。”


Tony挑起了眉:“当然,当然,我这就去。顺便一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姑娘终于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Cara Lima。去年您错过了我和我丈夫的婚礼,Mr. Stark。”


Tony一愣,呃了一声。“OK……你好,Cara,所以,嗯,我认识您丈夫?”


Cara耸耸肩。“我猜不认识?他并不是那么高级的探员。但是他和队长出过几次任务,所以去年婚礼我们邀请了你们,可惜那时你们都不在纽约。”


Tony想起来了,去年夏天他跟Steve去爱达荷州搞演习,那时他们正真枪荷弹地跟Clint他们对打,Steve突然打开了私人频道,问道:“Tony?你参加过现代婚礼吗?”


于是那次演习他们俩的一半精力都用在谈论现代婚礼的各种习俗了,而那个时候Tony居然还天真地以为Steve在暗示什么——他们虽然互为好友,但交往之间的火花却胜过了核弹——不是真的核弹,可就是,BOOM


所以现在看来,Steve真的不是在暗示,他只是在讨论他们同事的婚礼。他的开头似乎提起了什么人(哦Tony,你知道的,Lima/Linda/Luca要结婚了),但是Tony已经不记得这个名字了。所以,没有暗示,只是闲谈。


Tony轻轻咳嗽了一声,对Cara露出一个笑容。“哦——天呐,看看我的脑子,我当然记得。去年夏天是不是?很抱歉,那个时候我在爱达荷州,不然一定会参加的。”


Cara的语气突然变得比刚才亲切多了。“真的吗?我会告诉Aidan的,他非常崇拜你。”


这可让Tony感到身心舒畅。他挥挥手,礼貌地说:“那我现在可得去看看我们的队长啦,你知道的,平时没有我他就会消沉起来,所以说不定我去看看他,就会马上醒过来呢。”


“那可真是太好了。”Cara温柔地说,“Aidan一直说,钢铁侠有一颗柔软的心,果然是这样。”


Tony觉得脸红了,他希望自己转身的动作看起来不像是落荒而逃。


 


Steve确实看起来很像是睡着了。Tony在病房里呆了十分钟就走了出来,他很不喜欢队长了无生气的样子。


“所以,让我们来分析一下具体情况。”Tony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和Steve的鬼魂锁在了工作室里。“你能碰全息屏幕吗?Steve?——Friday,我的好姑娘,拿一块屏给队长。”


Friday说:“无法确认队长的位置。”


Tony抱起胳膊,鼓起嘴巴说:“这确实也是个问题……Steve,你在哪呢?”


桌子上的剪线钳跳了一下。


Tony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说:“嗯……所以你能碰到没有生命的物体。Hey,介意我在你的脸上贴个纸条吗?Cap?我保证我能把你的脸画得很可爱。”


剪线钳又跳了一下,看起来动作幅度很大,似乎很激动。Tony咧咧嘴,扯过一张纸:“那我可就理解成你愿意了哈。画画挺简单嘛,两个眼睛一张嘴,放心吧,我幼儿园的时候就会画了。”


他草草地画了一个很丑的笑脸,贴上透明胶,然后举起纸试探着往前走了走:“你在哪呢?我的好队长?过来,让我把这玩意贴在你的脸上——”


他试着往空气中粘了几次,都没贴到。Tony停下来,假装生气地说:“Steve,你可得配合我,不然我怎么帮你呢?我都看不见你呀。”


没什么动静。于是Tony又犹豫不决地举起纸,随便往半空中一推——贴上了。


“哎哟,啧啧,这不错,看上去有脸了。”Tony满意地笑起来。“不过高度有点太低了……我贴你哪了?Honey?”


还是没动静。Tony歪着脑袋等了一会,才反应过来Steve现在说话自己听不见,于是赶紧打了个响指:“Friday?快来块屏幕,我们的好队长要憋死了。”


“这就来。”Friday施施然回答。下一秒,一块全息屏幕就出现在了那张悬空的脸面前。


“打字打字,”Tony在一旁跃跃欲试,“让我们零距离沟通起来。”


全息屏幕上开始出现字母:“Tony,你贴在了我的肩膀上。”


Tony做了个鬼脸。“也行吧,反正贴上了就行,你得让我知道你在哪呀。要不要给你MK穿?虽然尺寸不合适,但是反正你现在是灵魂,所以应该不会觉得挤吧。”


Steve说:“我昨晚试过了,穿不起来。你觉得我还有救吗?”


Tony轻轻拍了拍那张纸,就好像在拍Steve的肩膀一样。“放心吧,有我在呢。让我们系统地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嗯?”


Steve顿了一会,似乎在考虑着什么。Tony觉得自己想的办法真是好,那么大一张纸贴在Steve身上,虽然画得丑点,但是他最起码知道自己眼睛应该往哪看了。


过了一会,Steve才说:“……我没什么可用资料能够提供给你。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是一觉醒过来,就成这样了。”


Tony点点头,慢吞吞地说:“确实不好办啊……那你之前跟我说的,刚醒过来时,有个人在你脑子里说话是什么情况?”


Tony看见那张笑脸纸动了动,似乎Steve换了个站姿。“我也分不清那人和我说话时,我是醒着还是睡着了。但是他就跟我说,只能选一个人知道这事,再多我就得消失。”


Tony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很严肃,语气一点都不欢脱:“哦……所以你选择了我。”


Steve又开始动,动得那张纸哗啦哗啦直响。Tony弹了那张纸一下:“别动了。这次的情况很紧急,我认为属于神学领域,但是很明显,我对这门学科一点都不擅长。”


他转身走开,Steve也跟着走了过来。不过他走到一半想起屏幕没带过来,只好又回头去拿。Tony好笑地看着那张纸在空中飘来飘去,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Tony清了清嗓子,看起来挺认真地问:“Steve……你不会在紧张吧?”


屏幕上立即显示:“不,我完全不紧张。”


Tony哼哼了一声,没揭穿他。其实他自己也有些紧张——要是Steve变不回去了可怎么办?难道这一辈子都要贴着这张纸生活吗?另外还会不会有什么意外,让他突然消失?这是魔法,还是真的灵魂出窍了?


Tony叹口气,有点发愁。Steve立即说:“怎么了?不要担心,总会有办法的。而且我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想去哪就去哪。”


Tony感觉Steve真是永远都那么温柔。明明更加忐忑的是他,却依然记着安慰自己,也不知道是温柔过头了还是心大。他对着那张纸笑了一下:“嗯……让我们先来解决一下目前有可能遇见的问题,其他的我会跟Thor商量的。”


“好。另外Tony,你又在盯着我的胸看。”


“……操,我不知道哪里是你的胸!”


 


因为Steve的身体变成了睡美人,所以头几天大家都挺愁云惨淡,谁也没心思开玩笑。Tony本来想恶作剧都不敢,只好憋着也装出一副家人去世了的表情。他们每天都会轮着去医院陪Steve,给他讲故事,捶腿,读新闻。


“这可要了我的命了。”第三天的时候,轮到了Tony陪护。他带着Steve的鬼魂在病房里关了一天,差点无聊到死。“说真的,白天的时候你明明就在我身边,可是看见你的身体躺在床上,真挺可怕的。”


“我觉得我胖了,”Steve在全息屏幕上打字,“一定是休息太久的原因。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后背的肌肉大概都没有了。”


Tony转转眼睛,脱掉了袜子。“放心吧,你很快就会醒过来了。啊还是家里好啊,医院的椅子真不舒服。”


Steve没说话,Tony看见他飘到了床上。他不喜欢Tony画的那张大脸,就自己画了一个Q版小人,大大的脑袋小小的身体,下面穿着一个小裤衩,脸上的表情特别光伟正。Steve平时跟Tony出去的时候,就把这张纸拿下来,等回家之后,再贴在自己的胸口。


“……你贴在胸口,就是故意让我看是不是呀?”Tony不满地抗议说,不过Steve没理他。


现在两个人刚刚从医院回来,Tony觉得腰酸背痛。“我得去洗个澡,你自己可以吗?没问题吗?”


Steve打字:“没问题。不过你洗完澡可得下楼吃饭,不能又不吃饭。”


Tony摆摆手:“知道啦。今天Thor回来,我得趁机问问他灵魂出窍的问题,希望他懂这个。”


Steve从床上跳了下来,胸口的小人动了好几下。Tony移开目光,拿着换洗的衣服往浴室里走去:“那我先去洗一下,等会我们一起下去吃饭。”


他走了进去,Steve无所事事地绕着房间转了一圈,然后在全息屏幕上写:Friday,请给我播放今天的新闻,我很无聊。


然后他把屏幕举起来,对着天花板晃了晃。Friday立即打开了电视,播到新闻频道。Steve飘到床上坐着看了一会,接着听见门外有人说:“Tony?我进去啦?是我。”


是Clint。Steve看了一眼门口,没搭理,继续看电视。


Friday把门打开,Clint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我是去叫你吃饭的。今天Cap怎么样了?我下午去买了一些他们那个年代的电影盘,打算明天放给他看。”


Steve的注意力从电视上移了开来,转向了Clint。他觉得很感动,这两天每个复仇者都在想办法让他醒过来,他们甚至在吃饭的时候都讨论应该怎么做才好。


Clint看了一圈,没看见Tony。他自言自语说:“哪去了……”


Steve站起来,想去告诉Tony说Clint来了。他刚走了两步,就发现Clint马上转了过来,睁大了眼睛瞪着自己。


他一下子有点兴奋,难道是别人能看见自己了?于是Steve试着左右走了几步,果然Clint也跟着他的动作转眼睛。


他太开心了,往前跑了几下,说:“Clint——”


但是Clint却立即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不确定地说:“呃……Tony?”


没声音。Steve歪了歪头,想说我是Steve啊,但是他看见Clint圆圆的脸上有着难以抑制的紧张,忽然就知道他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奇怪了——他忘记了胸前的那张纸


Steve感觉汗都出来了。他一动都不敢动,和Clint这么僵持着。但是显然鹰眼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他小步移动到Tony的桌子前,顺手拿了一把螺丝刀,然后又悄悄地朝Steve靠近。


Steve能想象到这幅场景有多么诡异。一张飘在半空的纸,还会动,一定特别吓人。Clint抬起了螺丝刀,慢慢对准了Steve的胸口——


“Clint?是你吗?”Tony穿着浴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Clint立即扭头看他。Steve迅速扯下了那张纸扔到地上,然后远远地飘到了窗边。Tony见Clint一脸杀气,心里咯噔一下。“……操,怎么啦你,出什么事了?”


Clint转头看看那张纸(在地上),突然噎住了。“——Shit?这,这没有道理。Tony,我他妈发誓这玩意刚刚飘在半空,我他妈发誓——”


Tony心里骂了Steve一句,然后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哦dear,你肯定是精神压力过大了。”Tony施施然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纸,甩了两下,“这图我刚刚画的,像不像Steve?我知道的,我们都很想念他,所以你看走眼了也能理解。”


Clint瞪着那张纸,张张嘴说:“可是——但是——”


“你肯定是压力太大了,”Tony用息事宁人的语气说道,“Steve变成那个样子,让我们都倍感紧张。我理解Clint,我非常理解,放心吧,这件事我会保密的。”


Clint半张着嘴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张纸,憋了半天才说:“——我认真的,Tony,我的眼睛你很了解是吧?全世界都他妈找不到我眼睛这么好的人了。这张纸——”


“只是精神压力。”Tony不容置喙地说,同时走过去拍了拍Clint的肩膀。“我明白的,队长变成了植物人让我们太难过了,所以你看走眼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Clint马上说:“Steve才没变成植物人!”


Tony欣慰地看见自己成功转移了话题,就扔掉那张纸:“是啊,他没有变成植物人。话说今晚Thor回来是不是?好久没见了,我们得喝个痛快才行。”


他揽了一把Clint的肩膀,两个人一起往门口走去。Clint咕哝了一句什么,Steve偷偷飘了过去,跟在他俩身后。


两个人进电梯的时候,Clint还是一脸不甘心,显然对于看走眼这件事非常纠结。Tony很想转移话题,但是又一时间想不出该说什么,只好陪他沉默。


Clint一脸忧郁地盯着门看了一会,接着突然眼睛一亮,转向Tony:“——哎!你前两天不是跟我说家里闹鬼了吗??所以你也看见过纸飘在空中是不是!”


Tony心说你为什么要想起这种破事啊。他整理了一下领子,装出一副天真的样子:“啊?那个你当时也说了我在逗你玩啦,当然不是真的。”


Clint说:“可是——”


这时电梯门开了,Tony一步跨了出去。“来吧,我们先来解决晚饭再说,我要饿死了。”


Clint不高兴地撅起嘴巴说:“你就是不肯好好跟我说清楚,我绝对没有看走眼!”


Tony斜了他一眼:“你觉得现在你冲进去跟大家说‘我看见一张纸飘在半空中!’,他们会相信吗?”


Clint还是不甘心的样子,但是Tony知道他被说服了。两个人一起进了饭厅,大家都等在那里。Tony有意坐到了Thor身边,对他亲切地笑着。


按照道理来说,Stark亲切地笑着=一头狮子亲切地笑着。但是Thor明显没什么危机感,只是一脸严肃地看了Tony一眼。“吾友,我听到Steve的事情了。”


Tony在半秒之内收回了笑容,随即换上一副痛苦的样子:“哦……天呐Thor,太可怕了。你去看过他了吗?”


“我明天去。”Thor冲Clint点了点头,“我真的不敢相信就这样发生了,我上次见到Steve,他还说要跟我一起喝酒……”


雷神的声音哽咽了一下,就立刻停下来,扭过头去。Tony偷偷扫了一眼大家,所有人都低下头去,再次为Steve的遭遇感到痛苦。他入不了戏,完全入不了,因为他感觉到Steve用力扯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操,别拽了。


Tony知道Steve的意思,于是便举起了杯子,强装严肃地说:“大家……我们得打起劲神来才行。Cap还活着,好吗?他肯定会没事的,我们不能自己先垮了。”


Natasha吸吸鼻子点点头,也举起了杯子:“嗯……说得对。医生都说了他没有生命危险,所以绝对不会有事的。”


大家碰了杯,小声说:“保佑Steve。”然后一饮而尽。


开始吃饭之后,Tony找到一个间隙小声问Thor:“呃……Thor?你知道的,地球的文化和你们不太一样,但是你们,嗯,也有灵魂之类的吗?”


Thor想了想:“有,但是我们的灵魂属于神之父,也就是我父亲,他掌管所有。”


Tony心说那Steve的灵魂他肯定管不着了。于是他换了一个问法:“那……嗯,你们对这个有研究吗?我怀疑是Steve的灵魂出了什么问题,你知道的,他就好像睡着了,没有任何反应,却还活着,这是不是很奇怪?”


Thor停下咀嚼,认真考虑了一下,然后慢慢说:“在我们那边有个说法,若是灵魂背弃了他的身体,那么就满足他的愿望,灵魂便会重新回归。”


Tony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满足愿望啊……”


Thor嗯了一声。“传说是这样的,明天我去看看Steve,或许能找到原因呢?”


Tony对他笑了一下。“谢谢,Thor,谢谢。你真的太好了。”


 


“所以?你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吗?”Tony坐在床边,晃着脚问,“世界和平?一口气吃下三张那不勒斯比萨?还是变成亿万富翁?——最后一个愿望我可以帮你实现honey,用我所有的钱换你回来,不怎么亏。”


Steve在全息屏幕上打字说:“我不想做亿万富翁,也不是很喜欢那不勒斯比萨。世界和平当然我也不奢望了,pass pass。”


Tony抱起了胳膊,歪歪脑袋说:“唔……那你自己说嘛,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Steve不吭声了,只在原地晃来晃去。Tony挑起眉,提醒说:“Steve,你知道你现在胸口可是挂着纸呢,我对你所有的动作都了如指掌,别晃了。”


Steve立马停了下来,一动不动。Tony叹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队长——我尊重你,所以叫你一声队长,但其实我们敞开心扉地说,你要是一直用这张纸来面对我,那点仅剩的尊敬之情肯定也会很快消失的。”


“我本人的灵魂正站在你面前,你应该更尊敬我才是。”Steve回了一嘴。


Tony扫了一眼全息屏幕,哼唧了一声。“你指望我怎么尊敬你啊?Stark可是很难看得起谁的,我能对着一张纸连说三天话,这简直是质的飞跃。”


Steve似乎也开始丧气了,因为那张纸的高度低了一些,似乎那人颓废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Tony鼓起嘴巴,认真地说:“快想想怎么办,我们需要的是队长的躯体加灵魂,而不是一张纸啦。”


Steve把全息屏幕也拉低了,慢慢打字说:“我没什么特殊的愿望,而且Thor的话也不能全信吧,我们都还没确定我灵魂出窍的原因呢。”


“Loki,绝对的Loki。”Tony干脆地说,“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爱怀疑谁就怀疑谁,这事绝对Loki干的。”


Steve没什么底气地反驳说:“但是那天晚上我没看见Loki——”


“邪神可狡猾了,我的好队长。”Tony跳下了床,蹲在了Steve(那张纸)面前。“我认为别的坏蛋是不会仅仅让你灵魂出窍这么简单的,可是显然,你现在除了变成鬼魂之外,没有别的异样,只有Loki才会费尽心思这么折腾我们。”


Steve似乎被说服了,他胸口的纸安静了下来。


“我会尽量找到你想要的东西的。”Tony点了点那张纸,“所以你也要配合我呀,尽量想一想你到底想要什么,我会都买来给你。”


Steve沉默了一会,说:“好的,我知道了。”


 


Steve变成了鬼魂之后,就成了Tony的小尾巴,走哪都跟着他。一开始俩人还注意一点,过了几天等都适应了,两个人胆子就大起来。Steve虽然摸不到活人,但是可以摸到物体,他很喜欢玩Tony的头发,时不时拽几下,有时候摸一摸。Tony都感觉得到,他认为这是最直观的能够证明Steve还活着的证据,所以也不去阻止他。


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不管别人了。Steve变成了鬼魂也是要吃东西上厕所的,据他描述,他身上还穿着衣服,不过没有颜色。


“反正我不是光着的。”Steve在Tony的手机上打字,“我穿着衣服呢,没有裸体。”


Tony有点遗憾,他少了一个可以嘲笑Steve的好方式。


他们经历过一次危机——大危机,差点露馅那种。那次是Tony刚起床,就迷迷糊糊带着Steve下楼去喝咖啡。厨房里一个人都没有,Tony打开了咖啡机,揉着眼睛说:“Cap?Steve?Honey?你起床了吗?”


Steve从Tony的兜里摸出手机,说:“一直跟着你呢。给我也倒一杯,我想喝。”


Tony嗯了一声,做了两杯,放在桌子上。一秒之后那杯咖啡就飘在了半空中,开始慢慢倾斜。Tony喝了一口,却发现自己的目光无法从杯口挪开——那个位置是Steve的嘴巴,他会舔一舔那个部分吗?会不会有咖啡滴下来?如果滴下来,他是会用手擦掉还是直接舔掉呢?


早晨的阳光懒洋洋地照了进来,Tony眯了一下眼睛,感觉到惬意和满足。大概是看出来他被阳光刺着眼睛了,桌子上放着的杂志突然也飘了起来,挡在他脑袋上方。钢铁侠靠在案台上,盯着悬空的咖啡杯,浅笑着说:“干嘛这么贴心呢,Cap,我可不想……”


“Tony?吾友,你在跟谁说话呢?”Thor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


Tony一下子憋住了,一个字不敢说。Steve的动作也立马定住,于是咖啡杯和杂志就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停留在了半空。


Thor胡子拉碴,头上的小辫子都睡歪了。他打了个哈欠,没精打采地走到Tony身边,给自己倒牛奶。“今天——今天轮到我去医院了,这次我给Steve准备了Mjolnir,这是一份大礼,我相信他会喜欢的。”


Tony瞪着头顶的杂志,尽量平和地说:“呃……很好。所以你要把你的锤子送给Steve?”


Thor咕咚咕咚喝完了一大杯牛奶,擦擦嘴说:“经过我这几天的分析,得出的结果是其实Steve最大的心愿是举起我的Mjolnir,所以我决定帮助他实现这个愿望。”


Tony大着胆子扫了Thor一眼,发现他因为太困,连那本悬空的杂志离自己的脸仅有不到一米都没发现。Tony清清嗓子,想转移话题让Thor转过身去洗杯子:“哦……所以你是想帮助Steve举起Mjolnir吗?但是他现在睡着呢,怎么举啊?可别告诉我你要把锤子压在Steve身上,然后把他连带锤子一起扛起来。”


Thor笑着转过脸来:“当然不——呃,为什么杂志和咖啡杯会悬在半空中?”


日,居然被发现了。


Tony飞快地挤出了一个笑脸,强装镇定地说:“哈!人类的小科技,特异功能之类的,你们那边没有吧?”


Thor有点好奇地竖起手指点了一下杂志,又去点杯子(Steve配合得非常好,他一定是缓慢地移动了胳膊,让它们看起来仿佛在空中乱飘)。“哇哦,哇哦,好棒啊!这是Friday控制的吗?”


Tony耸耸肩,装出一副得意的样子:“我的最近发明,今早只是小实验而已。给我保密啊大块头,我想给大家一个惊喜。”


Thor赞叹地点头:“当然——当然了,吾友。队长说的没错,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了。”


Tony这下是真的得意起来:“哦,哦他这么说过?好吧,算他说对了。”


Thor拍了拍Tony的肩膀,把没刷的杯子放在案台上,就昂首挺胸走了出去。那天Thor真就带着Mjolnir去了医院,并且把它压在Steve的身上,一天都没拿下来。


“我胸口可闷了。”Steve当时一直抱怨说,“Tony,我的胸口可闷了,你打电话让Thor把他的锤子拿下来呗。”


Tony拍了拍那张纸,安慰说:“忍着点嘛,别辜负你好哥们儿的好意啊。”


这事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过去了,Tony庆幸当时闯进来的是Thor,这要是换成别人,估计厨房都得掀翻了。从那之后两个人就更加小心翼翼起来,Steve尽职尽责当透明的小尾巴,再不敢乱拿东西了。


 


Tony很烦恼。他当然烦恼,眼看着医院里那个Steve渐渐瘦了下来,脸色也不好,他心里特别着急。但是着急他也不敢说,因为怕身边这个Steve也跟着着急。Tony不知道Steve怎么想的,这人做鬼魂好像做得还挺起劲,经常突然顶着毛巾飘出来吓Tony,每次都得手。Tony没敢问他是不是担心,他怕Steve一下子低沉了,担心了,心情不好了,这样可不好。


明天轮到Tony去医院陪Steve了。晚上他躺在床上,手里捧着pad跟身边的纸说:“Steve,我们现在已经试过了你的素描本、Howard的影像资料、Barnes的信,Carter的手稿还有咆哮突击队的队歌,都没用,所以我打算明天试试你的演出服?就是当年卖国债的那一套?”


Steve在pad上面打字:“我不想要我的演出服,快点放弃吧。”


Tony滑进被子里,叹了一口气。“哎……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呢?我可真是想不出来了。你自己也说说嘛。”


那张纸也挤挤挨挨躺到了Tony身边,把被子顶开了。Tony看着空荡荡的被窝,等了一会见那人不说话,只好又吭吭哧哧地说:“Steve……我们真得想想办法。这样下去可不行,大家都可想念你了。”


Steve说:“可是我一直都在啊。”


Tony嘶了一声。“这不一样。我们想要真实的美国队长,而不是一个飘来飘去的灵魂。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那边没动静了,Tony推了推pad:“随便说说嘛,什么都可以,说不定哪个就中了?”


pad上打出了一行字:“我想要的都在身边了,真的没有想要的。”


Tony认为Steve根本不能理解现在自己这种焦虑的心情。他有点生气地瞪了空被窝一眼,然后猛地翻了个身,嘟嘟囔囔地说:“睡觉了,Friday,关灯。”


房间里立刻暗了下来,Tony闭上了眼睛,不理身后的人了。


 


第二天Tony还是带着演出服和一大堆游戏去了医院。他到的时候,Cara正在帮助Steve翻身,顺便按摩后背,Tony见了赶紧放下东西。“啊,我来吧。”


Cara对他笑了笑:“没事,这是我的工作。你们每天都来,也很辛苦吧。”


Tony一瞬间觉得有点难受。他看着了无生气的Steve,低下头捏了捏那人的腿。“嗯……就希望他快点醒过来,我们都很想他。”


Cara有些难过地看着Tony:“……Mr. Stark,我相信队长会没事的。你们这样对他好,他一定知道。”


Tony勉强笑了一下。“嗯,希望他知道吧。”


两个人一起帮Steve做了按摩,然后Cara出去忙别的了。Tony关上门,坐在Steve身边,牵起他的手说:“哎……你说你怎么就灵魂出窍了呢。”


床边的手机立即亮了起来:“Tony,我绝对瘦了!怎么办啊,肌肉都没有了!”


Tony双手抓着Steve的手,开始来回搓,想把它们搓热。“哪有瘦啊,胡说八道。来,我换上你的演出服试试?还需要跳舞吗?”


Steve没理他,估计又在一边赌气。Tony破罐子破摔,拿出了演出服开始换,那衣服有点大,Tony穿着挺邋遢。他换完了之后问Steve(鬼魂那个):“怎么样呀?像不像你当年?”


Steve在手机上说:“不像不像不像不像不像。”


Tony满怀希望地看着病床上的Steve,还是毫无反应。他失望地耷拉下了肩膀,咕哝说:“还是不行……怎么还是不行呢。”


Steve继续说:“我才不想要这个呢。我去上厕所,等会回来。”


他说完就扔下手机,跑掉了。Tony等了一会,直到手机屏幕灭掉了,才叹口气,坐回床边,又拉起了Steve的手。


“……快点醒过来吧,我们都可想你了。”


他摸了摸Steve的头发,又摸摸他的脸,喃喃自语:“你会不会瘦成以前的豆芽菜之后才回来啊?难道你的愿望是变回小豆芽吗?”


Tony被自己的想象逗乐了,可是他笑一笑又觉得笑不下去。“……你变成了小豆芽也一样是美国队长。你变成了鬼魂也一样是美国队长。但是我们还是很想你——我还是很想你。”


他盯着Steve长长的睫毛看了一会,低声说:“没有你在,没人指挥战斗,也没人给我鼓励,或者泼我冷水。我以前在你面前明明什么都不隐藏,但是面对你的灵魂,却不敢露出一点点担心的样子。”


Tony给Steve掖了掖被角,靠近了一些。“感觉我似乎比以前更加替别人考虑了。你逼我的,Steve,你逼我的。我为你想得更多,怕你的灵魂会慌乱,做出什么傻事。我一直鼓励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好起来。”


他咬住了嘴唇,把脸埋在了Steve的手里。“队长……我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永远都醒不过来了我该怎么办。我怎么面对那个失望的你?我该怎么告诉你,对不起,你可能需要永远保持这个状态了?


Tony被自己的想象弄得心烦意乱。他微微抬起一点头,慢慢靠近了Steve。“……所以,求你了,快点醒过来吧。什么代价都行,醒过来吧。我很想你。”


他闭上眼睛,轻轻吻了一下Steve的嘴唇。“我真的非常非常——”


“……Tony?”他听见Steve虚弱地说。


Tony立即坐直了,往空气中看。“呃,你上完厕所了?我刚刚在给你的身体讲故事呢。”


Steve的声音再次微弱地响了起来:“Tony……我在这儿,你,你往哪看呢……”


Tony呼吸一滞,不敢相信地扭过头去,只见病床上的Steve正在朝他浅浅地微笑:“我做了一个梦……”


Tony慌乱站起来(椅子直接仰到了后面),疯狂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按了无数次。他紧紧握着Steve的手,大声说:“医——医生!医生,他醒了,他醒了!”


 


 


尾声


 


“Cap的康复锻炼进行得怎么样了?”Natasha准备早餐的时候问Tony,“你给他定制了一个健身房,有效果吗?”


“效果一级棒!”Tony嘴里塞满了鸡蛋和培根,“我保证Steve平均每天长回两磅肌肉,比吃猪饲料管用。”


Natasha白了他一眼。“这是什么烂形容。话说队长呢?怎么还不下来吃饭?”


“还在锻炼呢。”Clint插嘴说,“他现在不想浪费一点时间,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肱二头肌直径小了0.2英寸。”


“男人之间的竞争力!”Thor兴高采烈地说(从Steve醒过来之后,他就一直很兴奋),“吾友,现在我的肌肉是最大的了,请叫我肌肉Thor。”


Tony嗤之以鼻:“都什么年代了,现在可不看肌肉,只看脑子,ok?我是我们这里智商最高的——”他看见了Bruce的眼神,马上改口说:“——人之一,所以你们都很渣渣。”


Natasha把盘子往Tony眼前一放:“吃你的饭吧,吃完了给Steve也送去一点,助他一臂之力。”


Tony对她挤挤眼睛:“保证完成任务。”


 


Tony去给Steve送饭了。那人正在孜孜不倦地朝第六个特制沙包打打打打,Tony敲敲门进去:“还玩呢,赶紧吃饭吧。”


Steve粗喘着停了下来,拿过毛巾擦了擦汗。“……啊,你们都吃完了?”


Tony拉过椅子,把牛奶麦片递给Steve:“吃完啦。恢复得怎么样了?能记起来一点了吗?”


Steve接过来,喝了一大口。“还是不行……我昏迷的时候好像在做梦,梦里面大部分是你,还有别人,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不起来了。”


Tony安慰他说:“你昏迷的时候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们每天轮流去医院陪你,所以你才觉得自己做梦了。”


Steve点点头,不过看起来不是很相信。Tony晃晃脚,拍拍椅子说:“坐过来,慢慢吃。”


Steve坐到了Tony对面,抹抹脸说:“我正在努力恢复……还有,我想起当时发生的事情了。”


Tony睁大眼睛:“什么事?你为什么会昏迷吗?”


Steve点点头。“我记起我们被袭击了——我被打中了头部,整个人疼得好像要裂开了一样。但是接着Loki,Loki来了。”


Tony呃了一声:“……果然是Loki。”


Steve耸耸肩。“我不知道……不确定。我只记得他告诉我,有个办法可以让我继续活下去,他说让我去找我最想找的人,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那个人去办。”


Tony转转眼睛,大概明白了。Loki救了Steve,让他灵魂出窍,为了保全他的性命,让一切可以重来。


“但是我还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Steve紧紧拧着眉,瞪着手里的叉子,“……当时我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你的脸,Tony,你大概不知道,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好的事物了。当我看见你,就知道我终于回到了人世间。”


“别说得好像你去过天堂一样。”Tony紧张地笑了一下,“谁知道你为什么会醒过来呢?我什么都没干。”


“你一定做了什么,才会让我醒来。”Steve看向了他,眼神认真得要把人穿透了。“我记得Loki说过的话。‘只有那人实现了你的愿望,你才会再次醒来。人类的童话,很好玩呀。’”


Tony心里骂了一句Loki,这邪神就知道捣乱。他低下头,胡乱点了一下手机。“哦好吧,你能有什么愿望?我当时穿着你当年的演出服,这是你的愿望吗?”


Steve很严肃地说:“Tony,我认真地问你一句话。”


Tony被他弄得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哦,哦。什么话?”


“……你摸我这儿了吗?”Steve的声音比刚才虚了一点。


Tony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却震惊地发现队长正指着他的裆部。Tony忍不住大叫一声:“——什么?!”


Steve马上改变策略,又指向Tony的裆部:“呃……还是你抓着我的手,摸你那儿了?”


Tony低头看看自己的,难以置信地瞪着Steve:“我没——我发誓我没有——哦shit,Steve,为什么你会这么想?我真没……”


他话说了一半,就停下来,接着仿佛恍然大悟一般看着Steve。“……哦,哦,嗯。是的,所以你——所以你想过。是不是Steve?你想过让我摸你的——”


“我只是想证明一下。”Steve的耳朵和脖子红了,虽然他表面上还在努力维持镇定,但是脸色出卖了他。“我没别的意思,Tony,只是证明。”


Tony眯起眼睛,毫不犹豫地接手了主动权。“但是你想过这些。说吧,你还想过什么?坦白从宽,在钢铁侠面前就放弃抵抗吧你。”


Steve放下了牛奶杯子,低下头,一副顽抗到底的样子。Tony叹口气,把椅子往前挪了挪,抓住了Steve的手。“我怎么会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呢?”他放柔了语气,“你自己不说,我怎么知道呢?Cap,大家为了帮助你醒过来付出了很多,现在我的要求仅仅是让你面对自己,这还有什么难的吗?”


Steve抬眼瞥了Tony一眼,犹豫半天,终于吭哧地说:“我……我没什么愿望。嗯,但是你当时,嗯,说喜欢我了吗?”


Tony的眼睛笑得弯了一点:“没说。你睡着呢,我说什么喜欢你啊。”


Steve有些窘迫。“哦……那你有说想做我男朋友么?”


Tony的笑容更大了一些:“也没有。再猜猜?”


Steve垂下眼睛,盯住了Tony的嘴唇。“好……我记得人类有个童话故事,《sleep beauty》。所以我可以假设你亲我了吗?”


两个人靠得更近了,Tony喃喃地说:“你可一点都不美……”


Steve终于也笑了。他闭上眼睛,吻上了Tony的嘴唇。两个人亲了一下,马上分开,接着又吻在了一起。


Tony抬起手,轻轻抚摸Steve的后颈。“嗯……深藏不漏啊,Cap。嗯……你还想做什么?”


Steve搂住他,把他抱在了自己身上。“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他仰头亲吻着Tony的嘴唇和下巴。“非常——非常多。感谢你满足我的愿望,Mr. Stark。”


Tony扯着Steve的头发,伺机报复他做鬼魂时一直拉自己头发这件事。“不客气,请叫我神灯,Mr. Rogers。嗯,所以?我们需要重新定义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Steve扯回了自己的舌头,无辜地看着Tony。“跟我结婚吧?”


Tony大笑着撞了一下Steve的额头。“傻蛋,先谈恋爱之后再说吧!”


他们抱在一起,感觉心满意足。


 


 




FIN


我非常想要你们夸幸存者给我听,我想要动力!!比如长评!!【此处加粗




谢谢大噶!!

评论
热度(494)

© Cinderella-Mirkwood | Powered by LOFTER